丘喋艾米莉

丘喋艾米莉

不痛,里急后重微者,虚寒之验。最可鄙者,今人云仲景之方,是为冬月伤寒立法,并非为内伤与杂证立法。

尚有一等绝证,汗出如珠、如油、如雨,种种不治之证。予治此二证,每以四砂一两、黄柏五钱、炙草四钱,安桂、吴萸各三钱治之。

 切不可妄云阴虚,而用滋阴之药。推其意,以为午后属阴,即为阴虚,就不知午后、夜间正阴盛之时,并非阴虚之候。

学者平时若不详细讲究,临证必多疑似,处方不无模棱,断难万举万当。再细论其理,脾与胃为夫妻,同处中州,一脏一腑,合为一家,一阴一阳,共同转运之权,日奉君火之令而行。

钦安定以精神不足,透出神昏之所以然,理明法立,非浅见寡闻者所能窥测。更有一等病家,略看过几本医书,记得几个汤歌药性,家人稍有疾病,又不敢自己主张,请医入门开方去后,又或自逞才能,谓某味不宜,某味太散,某味太凉,某味太热,某味或不知性,忙将《本草备要》翻阅,看此药能治此病否。

六气乃是正气,六气中不正之气,才是客气。天地之大,生化消长,不能全其太和,人生逐利逐名,亦不能全其固有。

Leave a Reply